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主页 > 物流杂志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每逢比赛或运动赛季,〈We are the Champions〉和〈We Will Rock You〉这两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总是处处不绝于耳,但现在已经很少人真正认识这两首万年金曲还有背后的原唱,曾经在1970年代红极一时的「皇后合唱团」(Queen)。皇后合唱团在摇滚乐坛的地位可与滚石和披头四并列,有两张专辑是英国史上销售前十名,也创造了史上第一支MV。

  「微笑」与「皇后」的起源

  皇后合唱团的起源要从吉他手布莱恩‧梅(Brian May)说起。

  高中时期的梅在学校音乐会上结识了小他一届的提姆‧史塔菲尔(Tim Staffell),史塔菲尔虽然年纪较小,但当时已经在一个叫「火车客」的乐团里担任主唱,两人很快就成为莫逆之交。隔年,梅、史塔菲尔和几个同学共组了一个叫「一九八四」(根据乔治欧威尔的小说)的乐团,活动了两三年,后来因为团员上了大学各奔东西而解散。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一九八四解散后,梅和史塔菲尔计画再起炉灶,梅担任吉他手,史塔菲尔则是贝斯手兼主唱,但缺少一个鼓手,所以两人在布告栏上张贴了告示,徵求可以跨摇滚、迷幻和蓝调风格的厉害鼓手。没想到招募到的鼓手罗杰‧泰勒(Roger Meddows Taylor)虽然只是年仅十九岁的牙科学生,但玩乐团的资历比他们都久(七岁就组了人生第一个乐团),还能写歌,日后也为皇后合唱团写了一些畅销曲。三人所组的乐团取名为「微笑」(Smile),并且很快就拿到了第一张合约。但也许是运气不佳,即使录了好几首歌,却一直没办法正式发布专辑。最后,心灰意冷的史塔菲尔离开了「微笑」加入了别的乐团,「微笑」因此而解散。

  在「微笑」活动期间,就读于伊令艺术大学(Ealing Art College)的史塔菲尔介绍了同校的佛雷迪‧默丘里(Freddie Mercury)。当时默丘里自己的乐团之路也没有比「微笑」好到哪里,先后加入的几个乐团都很快就解散。因为默丘里本身很喜欢「微笑」的风格,在史塔菲尔离开「微笑」后,他就加入了梅和泰勒,并且把「微笑」的团名改为「皇后」。

  灵魂人物默丘里

  虽然皇后合唱团的团员们个个才华洋溢,但其实对乐迷来说,身兼主唱、键盘手和作曲者默丘里才是皇后合唱团真正的灵魂人物,除了是乐团的门面、舞台上的总指挥以外,甚至可说默丘里就等同于皇后合唱团。历来出版过的默丘里传记就有三十几本,比其他团员全部的传记加起来还多。这主要是因为他独特的背景、气质、强烈的戏剧性以及无法取代的舞台魅力所致。

  默丘里是英属印度藉的波斯人(后来归化为英国公民),本名为法鲁克‧布勒萨拉(Farrokh Bulsara),出生在东非坦尚尼亚的香料之岛──桑吉巴,自幼年时期就展现对音乐的过人天赋和极高的兴趣。默丘里七岁开始学钢琴,八岁进入印度的英国制寄宿学校就读,十二岁就开始自组乐团。学校同学曾说他有奇异的能力,能「在钢琴上现场複製广播里听到的音乐」。当时因为位处印度要取得西方音乐的唱片很不容易,所以默丘里所收集的几乎都是印度音乐,特别是宝莱坞音乐,因此默丘里早期的音乐风格受到印度音乐影响很大。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少年时期的默丘里对音乐的狂热,已经到了宁愿在家里唱歌也不愿意上学的程度,寄宿学校的校长因此写信建议默丘里的父母让他接受更好的音乐训练,后来默丘里更加入了学校合唱团和各种戏剧表演,也显露了过人的美术天份。也正是从这时期开始,默丘里以佛雷迪自称,后来以「皇后合唱团」的名义从事表演活动时,更是把自己正式登记的名字改为佛雷迪‧默丘里。

  默丘里十七岁的时候,因为桑吉巴发生了暴动,他跟着父母一起逃难到英国定居。在伊令艺术大学攻读艺术设计学位期间,透过史塔菲尔的介绍认识了布莱恩‧梅和罗杰‧泰勒。毕业后,默丘里和罗杰‧泰勒成了室友,从事乐团活动的同时也在市场租了个摊位贩售艺术作品和二手衣。

  史塔菲尔离开「微笑」后,默丘里加入并将团名改为「皇后」。在当时「皇后」这个字也有同性恋的意思,因此很多人问默丘里这团名是否有影射什幺,而他的回应是:「这名字既尊贵发音又响亮,是个大家都熟悉的常用字,却同时具有很大的想像空间和可能性。我当然知道也有同性恋的含意,但这个字还有很多美好的面向。」

  美术天份过人的默丘里也巧妙地利用了各个团员的星座,设计了仿皇家纹章风格的乐团标誌。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艰辛的成名之路

  皇后合唱团在1973年发表的的第一张同名专辑《Queen》,走的是重金属前卫摇滚风。为了压低製作成本,团员们只能利用录音室没有人租用的时间录製,因此花了将近两年才录製完成。儘管音乐的质感很好,得到的评价也不错,但因为缺乏宣传叫好不叫座,根本没有引起主流市场的注意。一直到隔年发表了第二张专辑《Queen II》,皇后合唱团才开始受到肯定和注目,也跃上了英国的专辑排行榜第五名。随后为了进军美国,皇后合唱团加入其他乐团的巡迴演出暖场,却在中途因为布莱恩‧梅肝炎病倒,不得不中断巡演并返回英国。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商业成功与突破

  回到英国后,「皇后合唱团」开始进行录製第三张专辑《Sheer Heart Attack》,从这张专辑开始,皇后的风格逐渐从重金属摇滚转向偏流行风格的摇滚,蓄积多年的能量一下爆发,不但在英国乐坛获得热烈的反应,在美国的巡迴表演也场场爆满,不断加场,有时候还会有同天在同一地连演两场,两场都爆满的现象。

  换了经纪公司后录製的第四张专辑《A Night at Opera》是当时史上製作成本最昂贵的专辑,在这张专辑中可以看到肆意进行声音实验的结果,融合了大量不同元素如竖琴(Love of my Life)、厚重和声和主唱的对话,和重複歌词的音响效果(The Prophet's Song)等等。其中,单曲〈Bohemian Rhapsody〉打破了流行音乐曲式,不但捨弃了一般摇滚乐主副歌重複交错的格式,歌词以多角色的对白进行戏剧性的叙事,加上层层叠叠、色彩丰富的人声和声,让这首六分钟的歌曲简直就是一部迷你重金属歌剧。

  这幺破格的作品一开始并没有被看好,但却意外地在广播电台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为了更进一步宣传,团员们找来导演,以《Queen II》的封面为基础,拍摄一些段落加在演出录影的前后,也让这首歌被认定为史上第一个真正的音乐录影带(Music Video)。当时虽然披头四已经有一些音乐录影带在流通,但都是特定的现场表演,而非针对宣传设计的影片。〈Bohemian Rhapsody〉音乐录影带的趁胜追击,也使得其他乐团和艺人纷纷仿效,带起用音乐录影带宣传的热潮,进而成为音乐圈的宣传习惯。

  接下来的几张专辑仍保持一贯的丰富元素,诸多名曲如〈We are the Champions〉、〈We Will Rock You〉、〈Somebody to Love〉、〈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等等,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其中,〈We Will Rock you〉 与〈We are the Champions〉 发表在同一张单曲,表演时也经常成对出现作为演出的收尾,后来许多体育赛事(尤其是足球)进行的前后都会播放这两首歌。百事可乐也曾经召集小甜甜布兰妮、粉红佳人和碧昂丝三位重量级天后,在广告中合唱〈We Will Rock You〉。

   〈Somebody to Love〉则是以类似〈Bohemian Rhapsody〉的想法写成的摇滚福音歌曲,安‧海瑟薇在2004年的电影《麻辣公主》(Ella Enchanted)中曾经翻唱过。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爵士、单车、裸女

  「皇后合唱团」原本就以大排场与默丘里华丽的舞台魅力闻名,在1978年皇后团员们自组公司之后,演出的形式更加奔放。为了宣传新的单曲〈Bicycle Race〉,他们租下温布顿球场,雇来六十五个妙龄女子,让她们裸体进行自行车赛,并且把画面放进音乐录影带中。而这张单曲的封面,就是其中一名女子光屁股骑车的背影,因为画面尺度敏感,这张单曲在很多国家发行时还必须画上内裤甚至胸罩背带。后来发行专辑《Jazz》时,也因夹入裸女小海报遭到美国舆论的抗议,只好改在专辑里附上索取表格。《Jazz》的发表宴会中,更是包含烂泥摔角、侏儒、上空女服务生等各种荒谬怪诞的余兴节目。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这次美国巡演结束之后,他们接受科幻片《飞天奇侠》(Flash Gordon)的邀请配乐与製作歌曲。这个飞天奇侠就是2012的电影《熊麻吉》(Ted)里马克‧华柏格角小时候的偶像。

  儘管皇后在英国的表现始终不俗,从1980年代开始在美国的声势便逐渐下滑,〈Bicycle Race〉 时期惊世骇俗的宣传手法、〈Radio Ga Ga〉 对电台生态的批评、以及〈I Want to Break Free〉里的搞怪女装和连续剧影射,这些恶作剧般的夸张大动作,让人明显感受到英美两国消化的程度不同:1980年代的皇后专辑与单曲,儘管在英国仍都能进入前十名;在美国却连五十名都进不了。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Live Aid

  到了1985年,自觉发展大不如前的皇后团员们决定暂时歇息,只参加了7月13日的伦敦/费城「拯救生命」(Live Aid)联合义演。众星云集的情况下,他们只被安排二十分钟的演出,但却得到极大的好评,被认为是整晚演出的最佳的亮点。「拯救生命」的召集人鲍柏‧吉尔多夫(Bob Geldof)曾说:「从今晚的表现可以看出,这整个世界就是佛莱迪的完美舞台。」

  经过这次演出的成功,皇后团员们受到了鼓舞并决定继续努力,虽然最后还是没能在美国市场雪耻,但之后的作品在英国和欧洲仍获得不错的成绩。这时期布莱恩‧梅写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虽然表现不如其他畅销曲来得亮眼,却成为日后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的固定招牌曲目之一。

  卡芭叶与《Barcelona》

  从〈Bohemian Rhapsody〉的尝试就可看出自小受歌舞剧薰陶的默丘里对歌剧的情有独锺。据友人表示,儿时的默丘里最爱的是电影配唱歌手拉塔‧曼盖施卡(Lata Mangeshkar),而后定居英国的默丘里开始接触西方歌剧,便成为了西班牙歌剧女高音卡芭叶(Montserrat Caballé)的死忠粉丝。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1986年,默丘里接受西班牙电视台採访的时候曾经提到,希望能够见到卡芭叶本人。卡芭叶一向以乐于跨界合作闻名,隔年两人在巴塞隆纳会面认识,相谈甚欢。后来卡芭叶受託为1992年的巴塞隆纳奥运製作开幕主题曲,便想到了默丘里,与他联繫。默丘里对于这个企划相当感兴趣,不只是作了〈Barcelona〉一首歌,甚至将这个想法延伸成一整张专辑。在1987年的拉尼特比沙露天音乐节(La Nit Festival)上,两人共同演出了这张专辑里的三首歌。然而,这也是默丘里最后一次的公开演出。当时他已为爱滋所苦,1991年便不敌病魔而撒手人寰。原本西班牙政府已经决定将〈Barcelona〉订为奥运的开幕曲,可惜的是默丘里死后又取消了这个决定,改成在进场的时候播放为背景音乐。

爵士、单车、裸女:皇后乐团101

  默丘里之死与皇后的终结

  默丘里是双性恋,除了早期女友玛丽‧奥斯汀(Mary Austin)和女演员芭芭拉‧瓦伦丁(Babara Valentin)以外,交往对象都是男性,并且谣传他经常与男性发生一夜情。1987年,默丘里被检测出爱滋病,但始终没有对外公开承认,一直到1991年死前一天,才透过经纪人公开发表自己患病的事实,隔天便病逝了。

  而在默丘里病逝之后,其他的皇后团员们各自活动,四年后才推出默丘里生前参与製作的最后一张专辑《Made in Heaven》,算是为「皇后时代」画下一个句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要闻视点|技术成果|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方唯一正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sunbet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