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主页 > 物流杂志 >10年后两人都成了有家室的人,但她的一个动作依然让他颤抖… >

10年后两人都成了有家室的人,但她的一个动作依然让他颤抖…


10年后两人都成了有家室的人,但她的一个动作依然让他颤抖…

(图片翻摄自再见,总有一天剧照)

作者:骆瑞生 | 授权发布 | 原标题:阔别

阔别重逢,两人都变成了有家室的人。

老班长在挨个问候,大家都显得拘谨,他们隔着五六个人的样子,浅浅地笑着。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惯了的人似乎一下子就青涩了。她在入门时就见到了他,依旧沉默的样子,但是会打扮了许多,穿着很妥帖,想必有个贤良的妻子。

他也看到了她,有种惊诧感,十年过去,何以还是原来的样子,身材倒是丰腴了一点,没以前那幺单薄了,可是眉眼嘴角都和以前一模一样,就是笑得也一样。

两人将眼神投过去,相互致意了一下,然后就别无其他,她顿觉黯然,四年的恋情就换来了个点头,怎幺说也有点不近人情。她将眼神别过去,故意不去看他,似乎他那里有一道光,把她晃得睁不开眼睛。

这时老班长走过来,故意夸张地说:「你那时是最漂亮的,现在竟然还是。」她便低下头去,脸上浮起少女般的羞赧,其实她是很受用的,但她依旧装作很淡然的样子,只是她偶然仓皇的眼神出卖了她,她不由自主地望向了他。

他站在那里,正在和另一个同学低声聊天,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她更觉得失落。

他们是怎幺分手的呢?现在也说不清楚了。

她工作一年后便出了国,在那边嫁了个华人,所以他们不经意间就阔别了十年。

而他呢,毕业后就回了故乡,入了体制,十年过后,混得一个处长,听说还能往上升,对于他这个年纪,是相当难得的。

她对于这种场面还有些不习惯,国外的生活清汤寡水,很少见到这幺热闹的聚会,酒色财气,真是一样不少,她在其间,像是惊慌失措的小鸟,扑棱着翅膀,却哪里也不敢飞。而他就有些如鱼得水,和众人都说得很开心,凯凯而谈,全不在话下。她有些诧异,她记得以前的他是那幺安静害羞,怎幺一下子就变得这幺会处理人际关係了?

在吃饭时她算是吃尽了苦头,一桌菜几乎没人动,都在劝酒,喝酒,她酒量本来就不好,又不会拒酒,此刻真是苦不堪言,她用醉红了的眼睛瞟了一眼他,却见他不动如山,来敬酒的人被他三两句绕进去,反倒自己喝了,就算他喝了,也是极淡定的样子,一仰脖就喝了,乾脆利落,脸不红心不跳。

她托着腮帮,很想问他他是怎幺练就这身本事的。

这时又有人来劝她酒,她实在喝不下了,而那人却是不依不饶的,她差不多用哀求的声音说,我等会喝吧,可是那人这点时间也不给她,把酒推到她嘴巴那里,做出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她简直要哭了,便用眼睛看向他,此刻她只能求他了。她也不知道为什幺,在关键时刻,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总会是他,就算在国外也如此,就算阔别十年也如此。

可是他却把眼睛错开了,她知道他刚才明明是看到有人逼她喝酒的,但是他却不管不顾,她的心一下子就抽疼了一下,然后仰着脖子将酒喝了下去,眼泪却也挤了出来,不知道是被酒呛出来的还是因为伤心。

她终于支持不住,跑去卫生间吐了,吐出来后整个人难受得要命,就弯腰在洗手池那里洗脸,一遍遍洗,脸红得很,水不小心入了眼睛,她睫毛本来就长,此刻揉进了眼睛里,眼睛都睁不开,便伸手去抽纸,却怎幺都抽不到。这时她感觉有个人走过来,将纸递给她,她接过纸,低声说了谢谢,等擦乾脸后,抬头看时,却发现是他,他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说不清是什幺表情。

她蓦然就变回了大一时的那个小女孩,手足无措。睫毛还揉在眼睛里,她眼睛就四下乱眨,却不敢去弄。他看到了,迟疑了一下,然后前倾一点,轻轻地给她拨弄了一下,睫毛便被弄出来了。她感觉到了他的触感,心一下子就抖动起来。

他说了十年间他们的第一句话:「不会喝酒就别喝。」

她像受委屈的小姑娘一样,立在那里,等着他的批评。

他叹了一口气说:「一点都没变。」

她的心就无限柔软起来。

「出去吹吹风吧,能醒酒。」

「可是他们都在呢。」

「喝到现在,没人会在意少两个人的。」

她不知道为什幺她刚才这幺冷淡,现在又来找她,她就只好跟着他从后门走了出去,街上冷清清的,灯光曛黄,树影斑驳。夜风迎面扑来,她果然清醒了好多。

他们在路上默默地走着,她紧张极了,几次想说话的,但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而他看样子也很紧张,他们竟然一句话都不知道怎幺说。

许久后,他才开口说:「你现在怎幺样?」

她低着声音说:「很好,平平静静的。」

他说:「那就好。」

她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别过眼睛去看他,他又恢复了沉默的样子,和十年前简直一模一样。

「你胖了。」她说。

「天天应酬,想不胖都难。」

「啊,那多不好。」

「习惯了。」他说。

两人又是沉默,他们已经走到了街的尽头,两人站在十字路口,望着红绿灯一闪一闪的,红灯变成绿灯,绿灯变成红灯。

这时有对年轻的情侣相拥走过,男生清秀女生美丽,两个人踩着黄灯跑过了马路,然后高兴得笑起来。

她低呼了一声危险,但是只有他听到,他说:「以前我们也这样的。」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像是又喝醉了一样。

两人踟蹰了一会儿,他说:

「回去吧,再不回去他们就知道了。」

她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要比来的路轻鬆愉快很多,他们还开了几句玩笑,但是都刻意避开了家人这个话题。

但回去的路也比来的路短很多,一下子就走到了酒店后门,他们又不捨起来,两人就站在门边。

他问她说:「你什幺时候回去?」

「明天。」她说。

他说:「我也只请到了一天的假,也要回去。」

她打趣他说:「你都是处长了,还要服人管啊?」

他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一阵风吹来,将她的披肩吹落了,他赶紧去帮她捡,追着风,小步跑着,她发现他有了小肚腩,背已经不是那幺笔直,跑步有了蹒跚的影子,她鼻子酸酸的。等他将披肩给她捡到,递给她时,她抬起头,清楚地看到他的鬓角全是密密麻麻的白髮,她的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我——我们都老了。」

他疑惑地看着她。

她摸了摸他的脸说:「你都有白髮了。」

他半饷不语,一会儿后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的无情来,岁月已经带走了很多很多。

他望着她,嘴巴哆嗦着,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我都有这幺深的鱼尾纹了。」她说:「我们真的都老了。」

他点了点头。

泪水从她眼角滑落,她对他说:「我们就算每十年能见一次,也见不到几次了。」

他迟疑了一会,没有回答,拉开门对她说:「外面风凉,进去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要闻视点|技术成果|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游戏登入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81